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后唐庄宗李存勖临终追悔自己不该错封了刘后-【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29:42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同光四年(公元926年),即位三年的后唐庄宗李存勖待在绛霄殿里面对着死神,心中咒骂着刘皇后。只因有个极为贪财的刘皇后,才致使他在与干兄弟李嗣源争夺天下的斗争中失败。他十分后悔不该封刘后,不该把这种贪利小人奉为举国“母仪”。

刘皇后八岁的时候,被李存勖的父亲李克用抢进了宫里。当时李存勖被封为晋王,好演戏,见刘氏聪明伶俐,便让她学习吹笙。    渐渐长大了,出落成一个色艺俱全的女人,既有美貌的容颜,又有苗条的身段;既能吹笙,又会妙舞,李存勖一见就被迷住了,从此夜夜销魂,生下了个儿子继 岌,模样长得极像存勖。李存勖从此对刘氏更是宠爱有加,人都以为只要李存勖能当上皇帝,皇后的位置肯定是刘氏的。原有的韩夫人和伊夫人是绝排不上号的。

不尽如人意的是,有传言说刘氏出身微贱,但却不曾证实。    李存勖已在向皇位逼近。当时中国的北方只剩下两支军事力量一朱温和李克用。两个统帅都老了,朱温说:“生子当如李存勖,真是不亚其父。跟人相比,我的那 些儿子简直猪狗不如!”李克用死后,李存勖率部南征北讨,多次力挫朱温的后梁大军,已经控制了中原地区,诸将、藩镇已经纷纷上表“劝进”原来的遗老也 纷纷向他驻跸的魏州汇集。就在这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李存勖到达魏州的第三天,府门之外来了个背着药裕,提着破帽,穿着褴褛的人。内 臣刘建丰将其认出来了,心想:呀!这不是正在得宠的刘夫人的老父亲吗?刘夫人若荣升皇后,那他就是“国丈”了,万万不可怠慢,于是急冲冲地跑进去报告李存 勖。李存勖自然也想讨好心上的美人,所以就又很快地进内室告诉刘夫人。

结果,刘夫人听后不但不高兴,反而心乱如麻,十分惊恐。她回忆 起自己过去的身世,幼年时的生活还依稀记得:柴门茅屋,挡不住风雨,每日啼饥号寒,父亲佝偻着身子,总是背着个药箱,自称“刘山人”。“山人”很少在家, 在家时总是忙忙碌碌,弄那些不知从哪里采来的草根树皮,夜里将它们熬成药,揉搓成丸子,很苦。爹爹还会占卜,常给人摇卦。父亲一生活得不容易呀!如今爹爹 来了,实在该去相认。

但是,能够去认他吗?现在正是立后的关键时刻,做皇后是要讲究出身门第的。认了父亲,也就证实了自己的贫贱出身。我决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世,尤其是不能让韩夫人和伊夫人知道。

韩夫人和伊夫人都出身于河东望族,令刘氏既羡慕又嫉妒。

刘氏想到了不能认了父亲授人以口实,便突然秀眉倒竖,气恼地对刘建丰说道:“胡说!我离乡的时候,清清楚楚地记得父亲是死于乱兵之手,我一个人抚尸大哭,才被晋王收留到宫中。今天怎么会冒出个父亲来?一定是哪个田舍翁冒充的!快快给我打出去!”

可怜的“刘山人”,含辛茹苦把女儿养到八岁,只不过乞求见上一面失散多年的亲生骨肉,结果却被打了五十大板,拖着血淋淋的身子被赶出了大门。

对这一件事的内情,李存勖是很清楚的,因为刘建丰已告诉他:“当初得到夫人时,有一黄须老人在旁守护,正是被赶走的这位田舍翁,不会错的。”李存勖爱好演戏,本身常做伶人。当天晚上,他就演出了一场“好戏”。    他身着破布衣衫,肩背陈年药褡,令儿子继岌提着一顶破帽跟在身后,大摇大摆地直闯刘夫人的寝室。宫女要报,被他制止,却让自己的随从高叫:“刘山人前来 省女!”不料刘夫人手提笤板冲出门来,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地打将起来,吓得儿子继岌大叫母亲,刘氏这才明白是晋王在恶作剧,立即双腮臊得通红,在晋王的捧 腹大笑中急急冲回卧室。

龙德三年(公元923年)李存勖称帝,定都洛阳,刘氏如愿以偿,·做了皇后,这时,她又认了个“亲爹”——这 便是那个全家儿媳均被朱温奸污,所有女儿尽被朱温破身的张全义。他如今又做了梁朝的叛臣降了新朝,为了对唐庄宗表示“忠心”,争着把聚敛来的财产贡献给新 王朝。珍宝一半输人内府,一半却奉献宫中刘后。

刘后自然眉开眼笑,于是,她起了“认爹”的念头,心想:自己娘家出身寒微,如妃妾们知 道了一定会耻笑的,不如拜全义为养父,他是天下富豪。主意已定,便在枕头边面奏庄宗:“妾幼年遇乱,早丧父母,今想拜全义为父。”庄宗一口应允。次日夜 宴,请全义上座,刘后纳头便拜,行父女礼。张全义受宠若惊,得了这么一位高不可攀的皇后做干女儿,真是喜从天降,于是又献出大批财物做了“见面礼”。之后 就经常去“看望”干女儿,自然都不会空着手,“父女”皆大欢喜。这就叫:“有钱便是爹!”

正当刘后得意洋洋,欢喜之极时,李存勖的干 兄弟李嗣源发动了兵变,举旗造反,率军南下,直扑京城,夺取他的政权。李存勖集中洛阳的诸路兵以及禁军约有五六万人,对付李嗣源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却无 钱购买军粮。宰相豆卢革率百官联名上书,请庄宗取出内库的资财来救急,因外库早已枯竭。可是刘皇后说:“我们夫妇统有天下,既靠武功,又由天命。命既在 天,天命佑我,他人又可奈何?”次日,情况已十分危急,宰相与百官再度进宫,为啼饥号寒的士兵请求。视财如命的刘皇后气冲冲地从屏风后面冲出来,只见她拿 着三只小银盆,还有一套梳洗用具,身后跟着三个小儿子,向大臣说:“人都言宫中富有财宝,不错,曾经有过,可都赏赐了。现在我让你们看看,就剩下这些了, 你们都拿了去,卖了吧!好供养军士!”天呀!大臣就有豹子胆也不敢卖皇子呀!所以只好惶惶告退。

大兵压境了。,军士不战而散,叛逃者万余人。这时,李存勖和他那位认钱不认爹的皇后方明白,钱远没有命重要,于是才决定取内库钱帛赏赐诸军,但士卒道:“陛下赏赐已晚,虽有重赏,人亦不感圣恩。”他们的妻子儿女已死,还要财帛干什么?

庄宗陷入四面楚歌之中,叛军纷纷冲入皇城,大臣将帅做鸟兽散,各自奔跑求生,庄宗中了流箭倒在地上。此时他身旁既无大臣,也无士卒,真正成了“孤家寡人”,那伤口里殷红的血汩汩地流淌着,后被一匠人扶到绛霄殿,很快就死了。临死时大骂刘后不已。

癌症免疫疗法费用

北京子宫衰老治疗的方法

北京十大癌症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