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得那年爱过你-【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5:58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暗恋也疯狂

他叫张扬,自信而充满霸气,我给他起了个外号:小狮子。说实话他并没有多帅,可是当我第一眼看见他那细长的丹凤眼和上扬的梨涡,我的心就被瞬间击中了。他当时戴着一副黑框大眼镜,斜身倚靠在篮球框架下,那一刻,他就像个超大马力的吸尘器,把我牢牢地吸了进去。在那个正被各种言情小说、偶像泡沫剧毒害的年纪里,我决定开始我美好而壮烈的第一次暗恋。就这样,那是开学第二天,我的目标就是他。

虽然我们不在一个班,不过毕竟是在隔壁。为了制造各种偶遇,我经常出去逛,一次次从他的班级门前经过,偷偷看他在干什么。

“他写字的样子好帅,他在写什么?”

“他今天怎么穿蓝色的T 恤衫?”

“他趴在窗台上看什么?”……我脑子里不断出现各种与他有关的问题,我羡慕他班级里的每一个同学。但是小狮子从来没注意过我,是呀,一个身高只有155 厘米、梳短发、裹在肥大校服里的女孩实在无法吸引他的注意。

那段日子,我失魂落魄、异常敏感,我通过各种渠道打探有关他的全部信息,小狮子成了我上学的精神动力。

时而欣喜、时而忧愁的我,甚至学起李白作了一首诗:君住二楼头,我住二楼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绿茶水。

是的,小狮子最喜欢喝绿茶,每天都会几次去学校门口的商店买统一绿茶,这就成了我制造偶遇的绝佳机会。虽然我打小就不爱喝饮料,但为了小狮子我一咬牙也买了。

可是小狮子同学还是一直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直到那天。

我翘了体育课去小狮子班级后门窥视他,无奈身高有限,只能借助工具。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一块大石头搬到后门,双手抠着门缝踩上石头:“咦?怎么不在座位上?”我看着他空荡的座位疑惑万分,结果一不留神一脚踩空,“咣当”一声巨响,我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没事儿吧?”一个好听的声音从我斜上方传来。

“没、没事儿。”我抬起头看见小狮子,站在我身边甩着手上的水。显然他是刚刚如厕归来,我脆弱的心脏越跳越快。

“我拉你一把。”小狮子把手伸过来,那是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我的脸瞬间涨红。我颤抖地伸出手,拉住他的手,一股股电流通过他潮湿的手掌传到了我的身体。虽然我在脑中仔细计划着要如何道谢,可起身后只是勉强从口中挤出了“谢谢”两个字,而且声音像极了患了重感冒的小猫。他笑了笑转身离开,剩下我呆立在走廊里。

那晚,我一遍遍地抚摸着握过他的右手,感受着他的气息。

可不可以不悲伤

“他对我笑了!”课间与小狮子相遇,他竟然对我微微一笑,我心里的小鼓马上高奏凯歌了,“他记得我,他记得我!”

可是,还没等我将喜悦慢慢回味,小狮子就给我火热的心浇了个透心凉。他竟然早恋了!在学校三令五申、在老师围追堵截不准早恋的严打中恋爱了,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人品和成绩一样差的女生!只不过班花的外表足以遮盖住她所有的缺点。

当我收到姐妹的通风报信,来到校门口买零食的地方时,小狮子正在给班花买鸡肉卷。他抱着她,她欣喜而害羞地笑着,不过在我看来那笑容做作而猥琐。我气愤地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恶狠狠地说出了我人生的第一句脏话:“贱货!”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回了教室。

我“当”的一下坐在椅子上,同桌小Q 马上放下手中的杂志,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向我描述各种新闻,而我的脑子里想到的只有小狮子和那个班花做作的表情。小Q 还在唾沫横飞地八卦着班主任的各种罪行,她喋喋不休的嗡嗡声把我的神经拉至爆发的临界点,于是我把“失恋”的愤怒全部发泄在那个倒霉的同桌身上。我“刷”地一下站起来,把桌上的书本高高举起,然后重重摔在她的桌子上。她被我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得不知所措,呆呆地张大了嘴,下巴上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唾沫。我越看越生气,又一次把书重重地摔了一次。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们身上,大家似乎都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

北京干细胞抗衰老中心

301医院细胞治疗的方法

免疫疗法一年做几次

北京治疗男性无精症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