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离家出走的母亲[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5:42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这天,学校组织朗读比赛,复赛时,李小苒以一篇《白杨礼赞》博得了全体评委的掌声。走出现场,同学徐珊高兴地对小苒说:“朗读得太棒了!拿一等奖没问题!”

小苒是班里的尖子生,虽然她知道自己发挥得不错,有望在决赛中胜出,可她还是说:“别瞎说,杜小丫比我朗诵得好。”徐珊说她还是力挺她。小苒笑笑止住脚步,鼻子流出血来。徐珊惊问:“你鼻子怎么出血了?”小苒说她最近老流鼻血,一会就好了。

突然,小苒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老师和同学赶来,将小苒急急送往医院急救。经过一阵紧张地抢救,小苒苏醒了过来。

爸爸李忠生和妈妈刘秀芬焦急地等待着诊断结果。医生拿着化验报告,脸上露出迟疑。李忠生让医生有什么就说什么,医生这才说:“诊断结果表明,你女儿患的是血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白血病。”

刘秀芬当时就晕倒在地。由于医疗费用太高,医生建议小苒到家休养。小苒只好离开了她心爱的学校在家中养病。不知为什么,细心的小苒发现,爸爸妈妈经常背着她争吵。

这天,小苒发现,爸爸妈妈又争吵了起来。李忠生将钱递给刘秀芬,刘秀芬接过数数,不满看着李忠生,将钱摔在茶几上:“一个大男人,一个月就挣这点工资,还不够塞牙缝儿的。你看人家,再看看你,我都替你臊得慌。”

李忠生满面无奈:“公司效益不好,我能有什么办法?”

刘秀芬指着李忠生哭骂:“嫁了你这个窝囊废,我算倒了八辈子霉了!”

小苒走过来:“爸,妈,你们别吵了。”

刘秀芬指着李忠生:“要不是小苒有病,我和你没完!”

小苒问:“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刘秀芬叹息说:“没什么,大人的事,你别问!”

看着爸爸妈妈吵架的样子,小苒的心情糟到了极点。要不是自己有病,搞得家里入不敷出,爸爸妈妈也不会争吵,都是她拖累了这个家呀!

半夜,小苒被一阵争吵声弄醒。小苒蹑手蹑脚来到爸爸妈妈卧室门外。卧室里传来爸爸的声音:“别在我这儿假惺惺的,这些年来,我一心一意挣钱过日子,到头来竟是这么个结果。你不就想和我离婚吗?”妈妈哼了一声:“你猜对了,白天我怕小苒听到,现在我告诉你,我就不跟你过了!”爸爸说:“不过就不过!”随后,卧室里传来一个水杯摔碎的声音。小苒推门进去。

李忠生坐在床头紧皱眉头。刘秀芬满面不屑:“男人说话要说话算话!”李忠生说:“当然算话!明天,就去办手续!”

小苒哭着盯着爸爸妈妈:“你们要离婚?”李忠生点头:“是的,你妈嫌我没本事。”小苒看着刘秀芬:“怎么会这样?妈妈,爸爸工作之余还打几份零工,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多,妈妈,您怎么就看不见呢?”李忠生让小苒别说了,刘秀芬说:“小苒,理解妈妈好吗?妈妈和爸爸真的过不到一起了。”

小区的人们谁不说爸爸是模范丈夫,小苒怎么也想不通,爸爸在妈妈的眼里怎么就这么不好?刘秀芬道出苦衷,说这么多年来,他们感情一直不和,希望小苒能理解她的苦衷。

小苒哭了:“妈妈,可您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们离婚了,我怎么办?”刘秀芬也哭了:“妈妈会来看你的!小苒,大人的事儿小孩子不要过问,等你长大之后就会明白了。”

小苒抹泪,拉住刘秀芬的手不放:“妈,可我有病,需要你的照顾呀!妈,这是为什么呀?你说,你说呀!”

刘秀芬流泪,哀求:“小苒,如果你还认我是你的妈妈,就不要再问了。从今以后,你就同爸爸生活在一起吧!”

刘秀芬拿起包向外走去。小苒追到门边呼喊着妈妈,可刘秀芬快速推门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尽管小苒百般哀求,妈妈和爸爸还是离了婚。看着爸爸日渐消瘦忙里忙外的身影,小苒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她更加同情爸爸。她想通过她的努力,让爸爸妈妈重归于好。

小苒没事就去外婆家找妈妈,希望妈妈能回心转意。在她看来,这个家,如果爸爸、妈妈少了一个人就不再完整。

每次,小苒依在刘秀芬怀里,‘摇着她手说:“妈妈,在外婆家多不方便呀!您就回家吧,爸爸这几天心情可不好了。”每次,刘秀芬都被小苒说得泪花直闪:“孩子,妈妈也想回去,可是你不懂,妈妈和爸爸过不到一起,妈妈也不快乐,是不是?”

听着妈妈的话,小苒说:“可你们以前也没吵过架呀,是不是因为我?”刘秀芬摩挲小苒:“说什么呢?你是爸爸妈妈的女儿,爸爸妈妈过不到一起了,只是因为性格不合,和你有什么关系?”

爸爸妈妈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呀,李小苒回忆起和爸爸妈妈去北戴河洗海澡时,爸爸妈妈和她欢快在海中嬉戏的情形。在沙滩上,爸爸突然将一朵买来的鲜花插到妈妈头发上,妈妈幸福开心地笑了。李小苒将这一幕拍了下来,这张相片一直珍藏在她的影集里。她实在想不通,妈妈怎么这么快就变了心。

这天,小苒正和妈妈讨论这个问题,妈妈的手机响了。刘秀琴去了另外的房间,将门关上。谁的电话,妈妈竟然背着她接?妈妈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难道,妈妈有了什么情况?如果那样,对爸爸实在太不公平了。李小苒正胡思乱想着,刘秀琴走进来,小苒问谁的电话,刘秀琴说是她的一个高中同学,听说她病了,特意打听一下她的情况。小苒这才释然了。

看到爸爸孤孤单单忙里忙外的身影,小苒很是心疼。她恨妈妈,怎么能在她生病最需要她关爱的时候离开了她呢?

这天清早,小苒躺在床上,爸爸将饭端到她面前:“小苒,这是你最爱吃的小鸡炖蘑菇,快来,趁热吃吧!”小苒让爸爸跟着她一块吃,李忠生慈爱地笑了,说他刚才吃过了。小苒知道,爸爸一定不舍得吃才说他吃过了。要是妈妈在,该多好呀!小苒吃了一块鸡肉,抬眼看着爸爸:“爸爸,你和妈妈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红过脸,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呢?”

李忠生爱抚地拍了拍小苒的肩膀:“小苒,爸爸妈妈的事儿我们自己会处理好的,你只管养好你自己的病就行了。小苒,是不是想妈妈了?”

小苒轻轻点头:“嗯。爸,刚开始,妈妈还隔三差五地来看我,现在干脆就不来了。爸,我毕竟是她女儿呀!我真希望妈妈能回心转意。这个家少不了她啊!”李忠生对小苒说,要是想妈妈就给她打电话。小苒说她明天给她打,最近一段时间,她发现,妈妈好像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李忠生问发现什么了?小苒就说,昨天她去外婆家看妈妈,发现妈妈和别人通电话,似乎怕她听到。李忠生让她别胡思乱想。

小苒无意中看着墙上的挂钟日历,突然说,现在就给妈妈打电话。还没等李忠生反应过来,小苒就已经抓起电话:“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刘秀芬问什么日子,小苒兴奋地说:“妈,今天是您和爸爸结婚十六周年纪念日呀!我想明天给您打电话,突然想起今天是你们俩的结婚纪念日。妈,您就不想让爸爸对您表示点什么?”刘秀芬说:“小苒,妈妈知道你的心意,可妈妈和爸爸已经分开了,好了小苒,妈妈还有事,你要好好养病,别惹爸爸生气。”

没等小苒把话说完,刘秀芬就挂了电话。小苒失望挂了电话,看着李忠生:“爸,我妈怎么那么无情呀!”李忠生爱抚摩挲小苒的头,叹了口气:“小苒,妈妈说的没错,我们离婚了,还过什么结婚纪念日呀!好了,爸爸知道你的心。爸爸上班,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

李忠生走了。小苒越想越生气,写了个字条放在茶几上,穿上衣服走出门去。看到爸爸妈妈的婚姻走到这一步,小苒的心情很不是滋味。虽然她身体很虚弱,可她还是决定当面质问妈妈。

半个小时后,小苒出现在外婆家楼下。以前,小苒很少到外婆家来,自从妈妈和爸爸离婚后,她几乎每个星期都来一趟。这时,小苒发现,两个老婆婆背向小苒坐在花坛旁说话,一个男人从楼道里边勿勿走出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两个婆婆看着男人议论。胖婆婆看着瘦婆婆感叹:“现在的人真现实,刘秀芬这才离婚几天呀,就又找男朋友了。”瘦婆婆说:“听说她女儿得了白血病,就是韩剧里常演的血癌。听说要好几十万呢,可能是刘秀芬顶不住压力才离婚的。”胖婆婆说:“离婚就不管孩子呀?离婚也得负一半责任的!”

小苒走过去问她们在说什么,胖婆婆忙说她们没说什么,问小苒怎么来了,小苒说她来看妈妈。小苒走进楼道,胖婆婆问瘦婆婆这孩子刚才是不是听到什么了,胖婆婆说:“听到了也没办法,我们也没说什么,她妈妈本来就是处男朋友了嘛!”瘦婆婆叹息:“小苒这孩子也真够命苦的了!”

此时,刘秀芬正兴高采烈在通电话:“妹妹,不用你叮嘱呀!他对我可好了,我想吃什么就给我买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姐姐,是不是快三个月了?”刘秀芬说刚好三个月。门铃响,刘秀芬说,不说了,妈妈买菜回来了。刘秀芬开门,面露惊讶:“小苒,你怎么来了?”小苒走进来:“妈,今天是您和爸爸的结婚纪念日,没有你们,就没有我。妈,您为什么就不能给爸爸一个机会呢?”

刘秀芬笑眯眯说:“小苒,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呀?”小苒说:“妈妈,您知道爸爸一个人照顾我有多难吗?妈妈,做人不能太自私了!”

刘秀芬抓住小苒的手说:“小苒,是妈妈不好,可是妈妈没办法呀!”小苒挣脱刘秀芬的手:“您不要再狡辩了,您跟爸爸离了婚,是因为爱上了别人!”

刘秀芬起身惊看小苒,指问她怎么能胡说,小苒将楼下两个婆婆的话叙说了一遍,最后说:“妈妈,没想到爸爸这样对您,可您却背叛了他!”刘秀芬挥手给了小苒一个耳光:“小苒,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妈妈?”小苒捂脸咧嘴哭了:“妈妈,您真够可以的,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却忍心打自己患病的女儿。我没你这个妈妈!”小苒起身往外走,刘秀芬拉小苒:“小苒,都是妈妈不好!可是小苒,妈妈告诉你,妈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小苒挣脱了妈妈的手,问她为什么人们都说她找男朋友了,刘秀芬说,舅舅的同学经常来做客,别人可能误会了。小苒仍有些不信,刘秀芬说:“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时,小苒再次流鼻血,刘秀芬拉她躺在床上。坐了这么远的车,小苒已经很疲惫了,拉着妈妈的手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这时,李忠生打来电话,问小苒在不在,刘秀芬说在,李忠生说他来接小苒回去,现在就在楼下。

原来,李忠生下班,发现小苒不在。在茶几上,李忠生发现了小苒留给他的字条,这才知道她去了外婆家。

小苒醒了,问妈妈在和谁说话,刘秀芬说爸爸来电话了,马上来接她。正说话,李忠生走进,小苒出来:“爸爸,您怎么来了?”李忠生说:“你不见了,爸爸多着急呀!”小‘苒说她留条了呀,李忠生嗔怪:“留纸条我就不着急呀!你私自出门,出事怎么办?”小苒将头依偎李忠生怀里:“爸爸,我错了。”

李忠生笑了。刘秀芬对李忠生说:“难为你这样照顾小苒。”李忠生什么也没说。小苒见状说:“爸爸,既然您来了,就和妈妈好好谈谈,爸爸别放弃,相信您是最棒的!”李忠生对小苒说,只管养好病就行了,别操心爸爸妈妈了。小苒将李忠生和刘秀芬的手往一起拉,非让他们谈谈,可刘秀芬和李忠生的手挣脱了。刘秀芬大声说:“小苒,别闹了!我和你爸爸已经离婚了!”小苒说,离婚也可以复婚呀,刘秀芬说:“爸爸妈妈知道你的苦心,可人的感情一旦有了裂痕,就不能再弥补了。”

小苒无奈,只好和爸爸走了,临出门还让妈妈将她说的话再好好考虑考虑。刘秀芬点了点头,看着父女俩的背影,难过地哭了。

看着爸爸消瘦的脸,小苒心疼极了,李忠生说:“小苒,想吃什么,爸爸给你买。”小苒患病后,李忠生总是变着法给她增加营养,自己却舍不得吃一顿好的。小苒说:“爸爸,我什么也不想吃,应该吃的是您呀!爸,您最近的脸色很不好。”李忠生笑着说他挺好的呀,小苒挥舞拳头说:“爸爸,妈妈答应我再考虑考虑的,您可千万不要放弃,加油!”

李忠生慈爱地笑了。小苒发现,爸爸的笑容很勉强。她在心底默默祝愿,爸爸妈妈终有一天会重归于好。只有在那时候,她才是真正快乐的孩子呀!

小苒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让爸爸妈妈复婚,每天给妈妈打电话劝说,可妈妈还是说她已经离婚了就不能再复婚的话。

这天中午,小苒给妈妈打电话,电话是外婆接的,外婆告诉她,妈妈出去打工了。小苒惊讶,她说她前几天还看过她呢!外婆告诉小苒,妈妈这个工作很好,是舅舅的同学给她找的。用人的地方着急用人,妈妈就着急走了。小苒拨打妈妈的手机,责问妈妈打工怎么不告诉她一声,刘秀芬说她现在很忙,有时间再打给她。小苒很伤心,捂着被子哭了起来。

小苒正哭呢,徐珊来了。徐珊问她怎么哭了,小苒拭泪:“没什么。珊珊,老师和同学们都好吧?”

徐珊说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好,问小苒怎么不见妈妈在家,小苒叹息说爸爸妈妈离婚了。徐珊很惊讶:“你爸妈离婚了,你怎么办呀?”小苒满面无奈,徐珊问多长时间了,小苒低头说,她患病不久父母就离婚了。

徐珊小声地自言自语:“怪不得,原来是这样。”

小苒抬头:“珊珊,怎么回事儿?”

徐珊吞吞吐吐不说,小苒知道,徐珊一定话中有话,于是握住徐珊的手不住哀求,徐珊迟疑了一会儿,说她在一家餐馆里见过她妈妈,可有些话她不知当说不当说。

小苒拉着徐珊的手:“都到这时候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吧!我不但不会介意,还会感激你的。”徐珊想想说,那家饭店是她表哥开的,她看见小苒的妈妈和饭店的一个厨师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小苒很惊讶,妈妈怎。么会在那儿打工,徐珊看出了小苒的疑惑:“我认识你妈妈呀!我问表哥这新来的女服务员是哪儿来的。表哥指了指厨师说,女的是他刚结婚的妻子。”

小苒听后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心底说,怎么会这样,怪不得妈妈和爸爸离婚,原来心里有了别人。徐珊告诉小苒,如果她不信,她可以领她去看。

小苒对徐珊说明天爸爸去二叔家看奶奶,趁这个机会,她让她领她去,徐珊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打车去了徐珊表哥的饭店。下车后,小苒掏出两只白口罩,递给徐珊一只,说让妈妈看到就不好了,徐珊挑指称赞,小苒得意地笑了。

这时,徐珊指着饭店让小苒快看,顺着徐珊手指的方向,小苒看见了妈妈拎只篮子从饭店走出来。这时,一个中年男人从饭店里跑出来将篮子夺了过去。徐珊告诉小苒,这就是和她妈妈结婚的那个厨师。中年男人搀扶小苒的妈妈进了饭店。看着眼前的一幕,小苒捂嘴哭了。

徐珊正劝小苒,突然又指着饭店说,你妈妈又出来了。小苒仔细一看,这次妈妈从饭店里出来后进了一条街。小苒让徐珊在这儿等她一会儿,她要和妈妈好好谈一谈。徐珊说:“小苒,你不能去!你要去了,你妈妈要问起你,你怎么说?”小苒说她知道该怎么说。在徐珊惊愣的目光里,小苒快步走过去。厨师从饭店里快步走出来,差点被脚下的砖头拌了个跟头,险些撞在小苒身上。

厨师向妈妈跑过去:“秀芬,等一下!”小苒暗忖,徐珊说得果然没错,厨师和妈妈的关系果然非同一般。厨师跑到刘秀芬身边,将手机递给刘秀芬。小苒听得清清楚楚,就听妈妈说:“忘了就忘了,还跑一趟。”厨师:“你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万一出事,怎么联系?”妈妈笑:“我能出什么事呀!”厨师搂着妈妈亲热地拍拍肩膀:“老婆,注意安全。”妈妈看起来很是幸福的样子说知道了。

刘秀芬走了,厨师回来和小苒碰见了,厨师冲小苒笑笑。小苒瞪了厨师一眼,紧跟刘秀芬而去:“妈妈——”

刘秀芬回头,小苒扯掉了口罩。刘秀芬愣在那儿:“小苒,你怎么在这儿?”小苒反问:“妈,这句话应当我来问,您怎么在这里?”刘秀芬说她现在一家饭店里打工。小苒问她刚才给她送手机的那个男人是谁,刘秀芬迟疑了一下说是饭店的厨师,他见她出去没带手机就送来了,刘秀芬问小苒怎么找到她的,小苒直视刘秀芬:“妈妈,您就别骗我了,我听说您跟饭店的厨师结了婚,就是这个人吧!”

刘秀芬的表情非常尴尬,问小苒听谁说的,小苒大声说:“不要管我听谁说的,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这回事!”刘秀芬拉小苒:“你听妈妈解释。”小苒挣脱刘秀芬哭了:“妈妈,你不用给我解释什幺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小苒说着边哭边跑开了。

妈妈再婚的消息得到确认后,小苒甭提多难过了。她痛恨妈妈无情,更加同情起爸爸来。这天,小苒在看电视,电话响了,小苒没想到,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小苒问妈妈有什么事,刘秀芬说她想和她谈谈,半小时后肯德基见。小苒冷冷地说:“没什么好谈的,没事,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和爸爸。我挂了。”

李忠生问是不是妈妈打来的,小苒将刚才妈妈说的话说了一遍,李忠生说:“小苒,妈妈说不定有事找你,再不好,她也是你妈妈呀!听爸爸话,还是去吧!”

小苒想了想:“爸,我听您的!”

十分钟后,小苒在肯德基见到了妈妈。在小苒的眼里,妈妈变得十分陌生。刘秀芬面露微笑:“小苒,没想到你转变得这么快,妈妈最担心的就是你接受不了,所以妈妈一直在瞒着你。”

毕竟是母女,见妈妈这样说,小苒为接电话时的冷淡感到不好意思了,刘秀芬说:“妈妈和爸爸离婚了,就得重新开始,是妈妈不好,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小苒笑了笑:“您和那个叔叔好好相处吧!妈妈,没别的事,我走了。”

刘秀芬想去送她,小苒说爸爸在门外等她呢。刘秀芬说:“妈妈很忙,就不能常看你来了。你要注意照顾好自己,妈妈想你了,就给你打电话,你想妈妈了,也给妈妈打电话,好吗?”看着小苒挽着李忠生的胳膊离去,泪水涌出了刘秀芬的眼眶。

小苒让爸爸妈妈复婚的希望破灭了。虽然她在心里恨妈妈,可还是希望妈妈能幸福。打那儿以后,她和妈妈没再见过面,维持她们母女感情的只有电话。小苒的病越来越重,因为化疗,一头乌黑的秀发掉得差不多没有了,此时,她是多么需要妈妈在身边呀!可小苒怎么也没想到,突然间有一天,妈妈的手机却打不通了。

小苒的病情越来越重,每天都会昏迷很长时间。这天,小苒对爸爸说,妈妈有一个星期没给她打电话了。李忠生说,想妈妈了就给她打个电话吧!

小苒抓起床头电话,电话里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小苒失望极了,李忠生劝小苒,兴许妈妈有事不方便。小苒说妈妈太自私了。李忠生说:“千万不能这样说你妈妈,她为你付出的够多的了!”

爸爸真是个好男人,这时候还这样说话!小苒说:“可我只看到了她的钱,却看不到她的人。爸爸,我渴望和妈妈在一起,哪怕只住一个夜晚。”李忠生沉思了片刻:“想和妈妈住就住呗,过些日子,爸爸和她说。”

父女俩正在说话,电话铃响了。

李忠生说:“小苒,接电话,兴许是你妈来的!”

小苒让爸爸接,李忠生抓起话筒,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小苒在身边吗?”

李忠生忙说在在床上看书呢,女人说:“姐夫,小苒的病有救了!告诉她,匹配的骨髓已经找到了。明天就可以去省城做骨髓移植手术了。”李忠生笑道:“太好了,秀琴!”

原来,打电话的是小苒在省城医院工作的小姨刘秀琴。小苒病后,除了爸爸妈妈外,最关注她的就是小姨了。妈妈不止一次告诉小苒要向小姨学习,当年,小姨可是全校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医科大学的,所以现在,小苒无时不把小姨当做自己的榜样,希望通过努力学习,有朝一日,也成为像小姨一样的医学专家。

刘秀琴让小苒接电话,李忠生将话筒递给小苒,小苒高兴接过:“小姨,想死你了!”

刘秀琴在电话里兴奋地说:“小苒,你明天就可以来小姨的医院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了,匹配你的骨髓找到了。”

小苒面露忧郁:“小姨,那得多少钱呀!我们家的境况您又不是不知道!”刘秀琴告诉小苒,骨髓的捐献者得知她的境况后,同意无偿捐赠!她的手术就在他们医院做,明天她开车接她。

小苒撂下电话,扑在李忠生怀里。父女俩高兴得掉下了眼泪。

第二天,刘秀琴开车来接小苒了。刘秀琴见小苒有些不开心,问她是不是想妈妈了,小苒点头:“妈妈这几天手机老是关机,联系不上她。”刘秀琴拍着小苒:“有小姨在,什么也不怕。小苒可坚强了,是不?”

李忠生见状说:“秀琴,小苒可是最坚强的孩子了。小苒,有你小姨,你还担心什么?过两天,你妈妈就会来探望你了。”

小苒的手术做得相当成功。小苒苏醒后,第一眼看到小姨正坐在床边笑吟吟地看着她。

小苒发现爸爸李忠生没在病房,问刘秀琴:“小姨,我爸呢?”

刘秀琴说:“你爸见你脱离危险回去了,他说过两天再来看你。你就好好养病吧!”

小苒在心里喃喃自语,爸爸平时最疼我了,我现在急需照顾,爸爸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回家呢?这时,妈妈把电话打到了小姨的手机里,刘秀芬说:“小苒,妈知道你手术很成功很高兴,好好养身体,过两天妈去看你。”

小苒问:“妈,你做什么这么忙?”刘秀芬说,她现在脱不开身。小苒无比失落地挂了电话,刘秀琴安慰小苒,小苒说:“妈妈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是不是累的?”

刘秀琴拍着小苒:“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养着吧!妈妈肯定是有事,不然不会不来的。你看,她不在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了吗?”

小苒点了点头。不过,她是个敏感的女孩子,又过了几天,爸爸妈妈依然没来看她,小苒就有些疑惑了。尤其是爸爸,是小苒最为牵挂的。爸爸说来看她,这都过去十来天了,他怎么还不来呀?她用小姨的手机往家打电话,也没人接。爸爸去做什么了?

这天,刘秀琴陪着小苒坐在长椅上休息,小苒看着小姨说:“我真不明白,妈妈怎么这么狠心,扔下重病的我不管?现在,爸爸又不在身边。小姨,我真的就这么不讨人喜欢吗?”刘秀琴安慰小苒,要她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养病,康复后好上学。娘儿俩又说了一会话,刘秀琴扶小苒回病房休息,在病房门口,小苒突然看到和妈妈在一起的厨师在向里面张望。小苒惊讶看着厨师的背影自语:“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刘秀琴问小苒怎么了,小苒就说,这个男人是妈妈现在的丈夫。小苒很疑惑,这个男人到医院来干什么?

这天,小苒在看书,刘秀琴笑着走进来:“小苒,你看谁来看你来了?”小苒一抬头,妈妈刘秀芬和饭店的那个厨师走了进来。小苒惊愣片刻,随后扭过脸看着窗外。

刘秀芬抓住小苒的手泪流满面:“小苒,你总算挺过这一关了!”小苒挣脱了刘秀芬的手,说她不想看到她,并让他们都出去。刘秀芬问小苒为什么这么和她说话,小苒指着厨师:“你不配做我的妈妈,我心中的妈妈不是你。要不是这个男人,你会和我爸离婚吗?”刘秀芬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小苒呀,你怎么说妈妈倒没什么,可你不能污辱你的爸爸!”

小苒冷冷望着刘秀芬,说她怎么会污辱爸爸呢,要是没有爸爸的照顾,哪儿有她的今天?刘秀芬说:“小苒,妈妈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啊!妈妈之所以和你爸爸离婚,全是为了你啊!”

小苒满面疑惑:“为了我?你和爸爸离婚是为了我?”

刘秀芬抹了把泪:“孩子,要不是你得了白血病,妈妈会把这个秘密永远地埋藏在心底。事情既然发生了,妈妈也就不再瞒下去了。当年,我和你的爸结婚全是你外公一手安排的。为了给你外婆看病,你外公欠了你爸家三千多块钱。这时,你爷爷相中了我,就和你外公说:如果我嫁给他当兵刚刚回来的儿子,这笔钱就一笔勾销。可这时,妈妈已经和男友有了感情!为了还债,你外公非要我嫁给你爸爸不可。可嫁给你爸爸时,我已经怀上男友的骨血,再后来就生下了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瞒着你爸爸。”

小苒做梦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刘秀芬说:“我知道你爸爸是好人,我不想让他伤心。可治好你的病,办法有两条:一是骨髓移植,再一个就是利用同父同母产下婴儿的脐血干细胞进行救治,可进行骨髓移植手术的费用,又不是咱们家所能出得起的,万般无奈之下,我才决定和你爸爸离婚,来寻找你的亲爸爸。”

在一旁的小姨说话了:“小苒,为救你,亲爸爸和妻子协议离婚了。你妈妈产下婴儿后就让我来接你做手术,你能活下来,就是利用了这个婴儿的脐血干细胞啊!”

刘秀芬说:“妈妈隐瞒真相,就是想你好好养病,如果当初我挑明真相,你爸爸会怎么看我?为了取得他的理解,我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妈妈之所以没来看你,是因为妈妈刚刚生了小孩。”

小苒泪流满面,直到这时,她才知道,她错怪妈妈了。妈妈指着那个厨师:“小苒,他才是你的亲爸爸呀!”厨师走到小苒面前,慈爱地抚摸着她的肩膀:“让爸爸好好看看!”说着,将小苒拥在怀里。小苒表情怯怯笑了:“爸爸!”

父女二人相拥一起。

尽管小苒和厨师爸爸相认了,可她心里牵挂最多的还是爸爸李忠生。尽管和厨师爸爸相认了好几天,可她在心里仍然拐不过弯儿来。

这天,小苒对妈妈说,她已经有半个月没看见爸爸了。刘秀芬说想他就去看他。

小苒说:“爸爸故意躲我。我明天就出院了,我真希望出院时他能来接我!”妈妈说:“小苒,我和你亲爸爸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生活。这里才是你真正的家呀!”小苒说:“妈妈,我想借一下您的手机,给爸爸打个电话。”刘秀芬将手机递给小苒,小苒拨打,可李忠生电话已停机。小苒当时就哭开了:“妈妈,爸爸不想见我了。”

第二天,小苒出院,走出医院大门,厨师爸爸说:“小苒,和爸爸回家吧!”

小苒沉吟:“我不能跟你们回去!”

众人不解。刘秀芬问为什么,小苒看了看远处的天空,泪流满面:“我很高兴,有了两个疼我爱我的爸爸。可是,养父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要回到他的身边。”

这时,刘秀琴让小苒回头看看谁来了,小苒回头,看到李忠生手持鲜花笑着从对面走过来。

小苒跑过去:“爸爸,您怎么才来呀!我以为您不要我了呢!”

李忠生将鲜花递给小苒:“傻丫头,爸爸怎么会不要你呢?爸爸一直和你小姨联系呢,你的一举一动,都在爸爸的掌握中!”

李忠生一直惦记着小苒的一切,临行前叮嘱刘秀琴把小苒的情况及时反馈给他。他早就从刘秀琴的电话里得知今天小苒出院,所以早早赶在门外等候。

小苒嗔怪:“坏爸爸,那怎么打电话打不通?”

李忠生笑道:“爸爸想让你和你亲爸爸在一起!今天是你出院的日子,爸爸还是忍不住来接你了!”

小苒说:“爸爸,我要回家!”

李忠生说:“今天不是出院了吗?当然得回家呀!”

小苒搂着李忠生的脖子说:“不,爸爸,是回咱们的家!”

李忠生惊愣了:“跟我回家?”

小苒双眼含泪:“是的!”说着,幸福依偎在李忠生的怀里。

李忠生喜极而泣。看着这感人的一幕,小苒的亲生父母和刘秀琴鼓起掌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