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班诺克本战役的详细经过是怎样的最后谁赢了

发布时间:2020-02-26 19:02:50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班诺克本战役的详细经过是怎样的?最后谁赢了

早在公元1707年以前的900多年间,苏格兰一直都是主权独立的王国,英格兰不断发动战争,最终兼并了苏格兰。但苏格兰人从未放弃自己的民族意识,直到14世纪,在班诺克本战役中,罗伯特·布鲁斯彻底改写了苏格兰历史。

1307年,纨绔子弟爱德华二世继承英格兰大统。他刚一上台,就与男宠整日鬼混,不理朝政。

罗伯特集团抓住了这个天赐良机。当时,英军以城堡为锁链,对苏格兰广大乡村实施控制,其中具有战略意义的城堡有爱丁堡、伯维治、珀斯、斯特林以及林利斯哥。罗伯特要想赶走英格兰人,就必须打下这些堡垒。

攻堡垒,必须要有攻城机械。但处于游击战状态的罗伯特,显然只能智取不能强攻。攻击珀斯城堡时,罗伯特率军围城6周才发起攻击,攻城不顺便全军撤退。城堡上的守军,纷纷吹口哨讽刺苏格兰人。其实,罗伯特并未走远。一天深夜,罗伯特率兵偷偷潜回珀斯城外,他一手持矛、一手持梯,第一个蹚入珀斯深可没颈的冰冷的护城河中,将梯子悄悄靠到珀斯城墙上。在统帅的激励下,苏格兰士兵们纷纷涉过护城河,当睡眼惺忪的守军发现不妙时,大势已去,只好在恐乱中溃逃。在攻击林利斯哥时,苏格兰人用一车干草塞住城堡吊门的升降机构,军队顺利攻入。

至1313年夏,苏格兰军夺回了除斯特林以外的其他被占城堡。斯特林城堡是控制苏格兰的关键,它建在陡峭的山顶上,易守难攻,苏格兰军围攻多日,战事仍陷入僵持。

英军进展迅速,兵锋直逼斯特林堡。罗伯特竭尽所能招募兵员,全苏格兰凡有武器和盔甲的人都被动员起来,尽管如此,他的兵力也只是英格兰军的三分之一。出乎意料的是,罗伯特却不再像以往那样搞游击战,而是决定与英格兰军打会战。面对部下的疑虑,罗伯特解释道:英格兰军虽兵多将广,但统帅爱德华二世没有其父的雄才大略,故“敌兵虽众,吾不惧也。”“诸位都明白这是巨大的军事冒险,但我认为值得。此战如果获胜,整个苏格兰将再不受英格兰奴役。为了苏格兰美好的未来,请诸君务必帮助我取得这场决战的胜利。”

当时,罗伯特最关心的是,选择一个能最大程度限制对手发挥优势的理想战场。经过仔细分析,罗伯特锁定了班诺克本。班诺克本,是斯特林堡以南3公里的一个小村子,得名于从村边流过的班诺克溪。有意思的是,在英语中,burn是“燃烧”的意思,而在古苏格兰语中却是“小溪”,看来这两个民族的确水火不容。由班诺克本通向斯特林堡有两条路,一条是罗马古道,一条狭长而崎岖的伯利德尔克小路,两条道路的西面是山丘和森林,东面是福斯河畔的大片沼泽。罗伯特抢在英军之前占据班诺克本北岸、伯利德尔克小路以西的坡地,背靠考克斯泰特山和吉列斯山山麓的森林,右依班诺克本,并对穿行考克斯泰特山边缘的罗马古道设置大量障碍物,将其封死。为便于攻击,罗伯特将部队编成4个分队一字排开,由南向北依次由罗伯特本人、罗伯特的弟弟爱德华、道格拉斯和兰道夫统领。精心部署后,留给英格兰军的道路只剩下难以通行的沼泽。

斯特灵城堡的守军建议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二世不要轻易从东面进攻苏格兰军队,因为英军既然已经来到,他们与苏格兰的投降约定就已无效,英格兰军队可以静观其变。但是这个建议已经到得有点晚。英格兰的先锋骑兵部队为了争功,擅自向苏格兰军队发起冲锋。根据民间传说,冲在第一的贵族骑士正好发现苏格兰国王罗伯特·布鲁斯,直取元戎。布鲁斯当时没有穿盔甲,只拿了一柄战斧,但是就在这骑士冲到面前时,向旁边避让了一步,然后一斧将他连盔带头劈为两半。这一壮举大肆激励了苏格兰军队的士气,而英格兰骑兵在没有弓箭手支援的情况下,对于苏格兰步兵的长矛阵无计可施,只能后退与爱德华二世的大部队会合。另外一支英格兰骑兵试图绕过苏格兰守军,向北进入斯特灵城堡,但是被布鲁斯发现,派将领带军队拦截。

1314年6月23日晨,斯特林英格兰军守将莫布雷,溜出城堡去见增援而来的爱德华二世,求得了500名重骑兵先行解围。当天下午,这支重骑兵部队先行抵达班诺克本。他们原想从苏格兰军阵前潜行通过,但被警觉的苏格兰军哨兵发现。罗伯特立即下令让勇将兰道夫阻击。兰道夫指挥长矛兵列好方阵,封锁伯利德尔克小路北端,不给英格兰军重骑兵留下迂回的空间,迫使他们只能沿狭窄崎岖的小路进攻。

看到拦道的苏格兰军人数不多,自恃武勇的英格兰重骑兵发起冲锋。但由于战场狭窄且地面松软,重骑兵一次投入冲锋的人马数量很少,冲击速度提不起来,形成的冲击力非常有限。结果,重骑兵在阵形严整的苏格兰长矛方阵前损兵折将。眼见重骑兵士气受挫,罗伯特果断派道格拉斯率军支援兰道夫,英军旋即大败,不少重骑兵陷入沼泽。

这场前哨战,共打死100多名英格兰重骑兵,而苏格兰军仅付出6人阵亡的微小代价。当得胜的兰道夫和道格拉斯兴高采烈地返回各自阵位时,忽然听到南面的苏格兰军骚动起来。两人急问怎么回事,有人报“罗伯特国王阵前遇险!”

原来,就在两人拦截英格兰重骑兵时,罗伯特在大营里闷得慌,便单人独骑到前沿巡视。由于罗伯特头戴金冠,身穿精致的短铠,坐骑又披着红色罩甲,所以英军立刻判断出他的身份,迅速围了上来。

骑乘宝马的英格兰爵士亨利·德·波鸿冲在最前面,把大队人马甩在后面。苏格兰士兵见状,纷纷大声向罗伯特报警,无奈距离太远,驰援不及,只有干着急的份儿。此时,罗伯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久经战阵的罗伯特并不慌张,他骑的是一匹反应灵敏的矮种马。只见他手提战斧,勒马不动,凝神注视着飞奔而来的波鸿。直到波鸿手中的长矛快刺到自己胸前时,罗伯特才提马闪避,顺势挥起战斧,将抢过身前、来不及变招的波鸿连盔带头劈为两半。眼见自己的国王如此神勇,上万苏格兰军爆发出震天的欢呼。而波鸿身后赶来的英格兰骑兵则不禁心生寒意,速度也随之慢下来。趁此当口,罗伯特拨马转身,从容不迫地回归本阵。罗伯特力斩波鸿的勇武,极大鼓舞了苏格兰将士的士气,坚定了他们战胜英格兰军的信心。

战场短暂平静了一会儿后,罗伯特;克利夫德和亨利;德;博蒙特爵士率700名英格兰重骑兵,向苏格兰军右翼发起攻击,企图在斯特林堡和苏格兰军之间打进一个楔子。在英格兰军看来,右翼似乎是苏格兰军整个阵线最薄弱之处,实际上这是罗伯特为英格兰人故意设下的圈套。

当英格兰重骑兵冲过来后,罗伯特率伏兵突然跃起,向英格兰军发起围歼。按军事常识,克利夫德在中伏后应下令撤退才对,但他却像头看见红布的公牛般狂暴,下令部队继续冲向如林的长矛阵。

交战场面呈现出单方面的惨烈——没有长弓兵掩护的英格兰重骑兵,尽管一波波冲击,但这种冲击就像海浪拍打海岸一样徒劳无功,反而把自己撞得粉碎。战至傍晚,克利夫德本人战死,幸存的重骑兵开始溃散,一部分随博蒙特逃回英格兰军本阵,一部分则夺路逃进斯特林堡,而包括托马斯·格雷爵士在内的另一部分则成为苏格兰军俘虏。

黑夜降临时,战场沉寂下来。失利的英格兰军后撤至班诺克本东南的冲积平原,面敌背水扎下营盘;苏格兰军则借助森林的掩护抓紧休息。

6月24日一早,无知而又傲慢的爱德华二世就骑马出营,在山坡上下令:全军进攻。这是一道愚蠢的命令。首先,爱德华二世没有考虑地形因素,英军如果要冲击苏格兰的军阵,必须要先穿越沼泽地带。再者,他没有采用爱德华一世在福尔柯克会战中所使用过的成功战术,而是运用了被证明是错误的重骑兵率先突击的战术。

地形上看,英格兰军不仅要穿过沼泽,还必须通过班诺克本边上的一条峡谷,它虽然不深,却陡峭而狭窄,犹如一个瓶颈,极大限制了英格兰军兵力展开。而罗伯特也改变了从前坐等英格兰军攻击的战术,下令苏格兰士兵排成庞大而密集的“斯奇尔绰恩”方阵,从容有序地向山坡下推进。各个方阵没有任何间隙,始终保持着战斗队形,如林的长矛闪着慑人的光芒。

布鲁斯于是命令军队出击,从侧面拦截进军中的英格兰军队。爱德华二世看到突然出现的苏格兰大军全部下跪祈祷,很吃惊的对手下说:“他们在祈求宽恕?”手下回答:“是。不过是向上帝,不是向你。”

刚刚穿过峡谷的英格兰重骑兵,发现苏格兰步兵方阵竟然可以机动,心里很是惊讶。由于组织混乱,英格兰重骑兵因缺乏长弓兵的配合,在苏格兰长矛方阵前死伤累累,他们的冲击也一波比一波弱,并在苏格兰长矛方阵压迫下步步后退。

苏格兰军队全力冲锋下,爱德华的大军开始显示其人数众多的劣势。不但大军指挥不便,而且由于在低洼难行的区域,军队过于集中,很难组织阵形迎战。苏格兰军队中为数很少的弓箭手却能对高度密集的敌军造成极大

杀伤。乱军中,一不小心摔倒的人都很容易被自己军队踩死。不久英格兰军中的部分骑士开始掉头撤退。爱德华二世本人相当勇敢,仍然希望坚持作战,但是被他的护卫强行阻止。很快英格兰大军崩溃,从迎战变成回撤,然后索性是各自逃命。英格兰两万大军中当天唯一没有溃散的部队是威尔士弓箭手。

就在双方步骑对抗之际,威尔士长弓兵则在苏格兰军右翼完成集结。眼看英格兰重骑兵往后逃,他们便马上向苏格兰军方阵射出可怖的箭雨。成排的苏格兰军步兵被射死,方阵出现骚动,如果再这样下去,英格兰军就有可能撕裂方阵。罗伯特临危不乱,他一声令下,埋伏在苏格兰军左翼的700名重骑兵迅速冲下山坡,转眼间将防护能力极差的威尔士长弓兵冲得七零八落,使英格兰军最后取胜的希望破灭了。

数量巨大的英格兰步兵,在班诺克本战役中基本没发挥作用,因为战场容量太小了,大片的沼泽地形又进一步限制了英格兰步兵的运动。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机动速度太慢,当重骑兵和长弓兵已经战败后退的时候,他们还在向峡谷里行进。结果,败退者与已进入峡谷的步兵挤作一团,互相践踏,死伤枕藉。这时,缓缓推进的苏格兰军步兵方阵,又逼至峡谷口,进一步加剧了峡谷里的混乱,而这种混乱引发的恐惧更如瘟疫一般,迅速传染给峡谷另一端出口外的大队英格兰军步兵,最终导致全线崩溃。

压阵的爱德华二世看到:数以千计的英格兰军重骑兵为了逃命,不惜冒险往沼泽地带狂奔,结果陷入里面动弹不得,许多人马被赶上来的苏格兰步兵杀死。潮水般的溃退步兵,有的被背后追来的苏格兰短弓兵射死,有的被同伴踩踏而死,有的陷入沼泽无望挣扎,有的淹死在福斯河中,而更多的人则艰难地穿越沼泽,没命地往后逃。眼见大势已去,爱德华二世也在少数亲随的保护下逃命。

在英格兰军溃逃后,罗伯特率苏格兰军主力追击。由于英格兰军已无任何队形,苏格兰军的方阵也无需保持,因此追击速度很快。与此同时,许多得知己方军队胜利的苏格兰村民也拿出各样家什,喊着“活捉爱德华二世”的口号,从四面八方赶来攻击溃散的英格兰军。

爱德华二世一路逃到东洛锡安的登巴城堡,然后从那里乘船返回英格兰的贝里克。群龙无首的英格兰军败兵在苏格兰军的追击下,再次付出惨重伤亡。据史料记载,英格兰军在整个班诺克本战役中,共伤亡重骑兵、长弓兵和步兵约9000余人,是英格兰700多年历史上伤亡人数最惨重的一次。而在爱德华二世的增援大军被击败后,绝望的斯特林堡守军也不得不向罗伯特举起白旗。

现代纺织技术

Geek

经济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