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络举报后主动交代算自首

发布时间:2020-01-14 16:18:12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20亿村官”周伟思昨在中院二审 是否算自首成辩论焦点

昨日,原深圳龙岗南联村官周伟思涉嫌在当地旧城改造项目中和他人共同收受5600万元的巨额贿赂案,第二次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控辩双方都补充了一些新证据,围绕周伟思是否算自首展开激烈辩论。

控辩双方补充新证据

昨日上午10时,身穿灰色囚衣的周伟思,再次被押上深圳市中级法院的被告席。因案件影响重大,旁听席座无虚席。和周伟思同庭受审的,还有深圳市泰德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泰德建实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范胜命,以及深圳市龙岗区南联股份合作公司、深圳市泰德建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泰德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三家被告单位。

庭上,检察机关补充了一份龙岗区监察局的说明,证明周伟思到案和交代案情的经过。周伟思和范胜命的辩护人则提交了银行存取款清单等新证据。

周伟思是否算自首有争议

昨日,检察机关补充了一份龙岗区监察局的情况说明,证实在天涯等网站出现举报“20亿村官”周伟思的网帖后,市纪委和龙岗区纪委即介入调查,后来发现周伟思和范胜命都不是党员,于是由市、区监察局接手进行联合调查。

周伟思和范胜命都是自行去纪检监察机关接受调查的,但之前纪检监察机关已掌握了周伟思等人的违法违纪线索,除了网帖举报,此案最大的行贿人—天基房地产开发(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叶平东到案后,也交代了行贿事实。

检察机关认为,虽然周伟思和范胜命自行前往纪检监察机关接受调查,也坦白交代了犯罪事实。但根据法律规定,这是在办案机关掌握其违纪违法线索后,才交代的,不能算自首,只能算坦白。

周伟思和范胜命则表示,自己最初是接到市纪委的通知自行前往交代的,当时不是由龙岗区监察局办案,不应由龙岗区监察局出具说明。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是自首,如果没有主动交代所有犯罪事实,纪检监察机关是很难查出的。

法官要求检察机关在庭后补充纪检监察机关对于周伟思、范胜命到案前掌握的线索、到案和初次交代情况的证据,以便进一步认定周伟思和范胜命是否有自首情节。

200万元是行贿款还是利息?

据指控,周伟思担任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期间,在建设南联股份合作公司统建楼项目中,收受合作方泰德建公司实际控制人范胜命所给好处费人民币200万元。

昨日,周伟思和范胜命的辩护人还出示了1350万元的银行授信凭证、存取款凭据。他们欲证明周伟思曾借出1350万元给范胜命,当时从银行取款有凭条;而范胜命很快存入了1350万元到自己户头,也有相关存款凭证。因此这笔1350万元的巨款,是周伟思借给范胜命的,范胜命后来给周伟思的200万元不是行贿款,而是借款利息。

公诉人则认为,辩方的新证据只能证明周伟思取过款,范胜命存过款,两者之间缺乏联系,除非双方有借款协议,否则,无法证实周伟思向范胜命借钱的事实。

此外,二人在审查阶段供述中,均未提到1350万元借款一事,更没有交代存在200万元利息,两名被告供述前后不一,不应取信。

范胜命行贿却并未受益?

昨天庭审中,另一个控辩焦点在于,范胜命是否通过向深圳市规土委龙岗管理局副局长陈道义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

据检方指控,2006年9月,泰德建投资公司与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股份合作公司签订杨梅岗、格水村片区旧城改造合作开发公司合同,泰德建投资公司编制的规划草案中绿地调整、容积率等内容突破了法定图则。为了使该草案能通过深圳市规土委龙岗管理局技术委员会初审,范胜命通过公司法律顾问黄某,送给深圳市规土委龙岗管理局副局长陈道义30万港元。后来,在陈道义主持的技术会议上,初审通过了改造规划中将两块不相连的绿地合并在一起的意见。

针对这一指控,范胜命的代理律师与泰德建投资公司的代理律师分别当庭提交了新的证据。这些证据证明,在规土委审核通过的改造计划中,上述旧改项目中的绿地面积并没有减少。

范胜命的代理律师表示,范胜命这一行为的目的是为了促使改造规划一事能尽快上会讨论,而非谋取不正当利益,事实上,范胜命及泰德建投资公司并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因此,检方指控不成立。

公诉人表示,范胜命是否谋取不正当利益不仅要考量其行为的结果,而且要判断其目的和手段。根据本案当事人黄某和陈道义的证言可以证明,范胜命向陈道义行贿的目的就是为了使得不合规的改造规划顺利通过,进而谋取不正当利益,为此他还通过他人向陈道义行贿。范胜命行贿事实确凿,目的明确,检方指控其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理应成立。

案情回放

受贿罪:旧城改造伙同他人受贿4900万元

据起诉书指控,周伟思在担任南联社区居委会主任、南联社区工作站副站长、常务副站长期间,先后收受天基公司董事长叶平东贿赂共计人民币4900万元。

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受贿700万元

同时,起诉书指控周伟思还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涉嫌收受好处费金额为人民币700万元。

周伟思在担任南联社区居委会主任期间,收受天基公司董事长叶平东好处费人民币500万元。其在担任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期间,收受合作方泰德建公司实际控制人范胜命给予的好处费人民币200万元。

单位行贿罪:向城管领导行贿20万元

周伟思还涉嫌单位行贿罪。其在担任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期间,多次送给龙岗区城管局副局长兼龙岗区土地监察大队大队长、龙岗区查违办副主任何永华共计20万港元。

(编辑:严肃)

预约挂号平台网

名医汇

网上挂号合作

海外就医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