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百度李明远如何革自己的命

发布时间:2020-03-10 10:48:07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百度移动云事业部总经理李明远

我们需要革自己的命。既然发现用户的搜索行动正从PC向移动装备迁移,我们就应当主动引导他们,而非拼命保持现状。李彦宏在1封内部邮件中如此写道。

记者_王宏宇 实习记者_刘梦 摄影_刘浚

作为中国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巨头之一,百度正在承受考验。

虽然在此前的财报中给出了高达49.7%的营收同比增幅,且利润也增长了59.8%,但这仿佛仍不能让投资者满意。自10月底以来,这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股价已下跌超过了10%,两年来第一次跌破每股100美元。

在早些时候被公然的1封内部邮件中,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将此归结为,公司过去几年赚了很多钱,但是投入不够,我们不应当快速寻求净利润,应当把更多钱投入到更多的新业务和创新上。为此,他呼吁百度要提倡文化使命高于KPI的理念,鼓励狼性,淘汰小资。

我们需要革自己的命(Willing to disrupt ourselves)。李在邮件中说,既然发现用户的搜索行动正从PC向移动装备迁移,我们就应当主动引导他们,而非拼命保持现状。

种种迹象显示,布局移动互联网正在成为百度转型的重中之重。一年前成立的移动云事业部正在承载愈来愈多的创新发动机功能:在延续推出众多新服务的同时,百度还出手投资和并购了两家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

这仿佛只是开始。有消息说,百度短期内还将完成多家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收购和投资,有媒体乃至将此形容为批量采购。百度究竟要如何捉住移动互联网的机会,革自己的命?记者为此专访了历任百度贴吧和百度有啊负责人的百度移动云事业部总经理李明远。

产品即服务

南都周刊:最近关于百度的传闻很多,比如各种收购传闻,再比如网上风传百度要和运营商联手推一款手机。

李明远:运营商现在对定制机的需求在下落,整体策略也是在减少定制机。现在去看一些运营商的财务报表,在补贴上的投入产出比,效益已愈来愈低了。运营商希望建立生态系统,减少对装备的补贴转而扶植运用。我们之前并没有直接参与手机硬件的生产,今后也不会。

南都周刊:百度最近在移动和云端的动作给人留下了深入印象,这和我们印象中的百度不同。拿你来讲, 你之前是一个低调的 80后最著名的产品经理,但你现在会站到更高的层面去斟酌问题,例如刚才说的运营商这些。

李明远:从两年前做完有啊到现在,我这两年一直在反思,做好和 做成的关系。做好一个产品跟做成一件事,这是两个概念。电子商务是门生意,有上游下游,有合作伙伴和利益协同、也有竞争对手,不但只是做好产品这么简单。它更是服务。

南都周刊:所以你现在最主要的兴趣不在产品上了吗?

李明远: 我仍然有兴趣在产品本身。但互联网产品其实不只是产品,更是标准的服务业。今天大家都在抢入口,那是由于移动互联网产业处于初期。终究能沉淀下用户并构成商业模式的关键在于,是不是真正对一定的群体有价值。这里的价值受益者其实不只是消费者,还包括产业链的上下游。

这是一个重要的思考方式。比如说苹果的模式,除周边,它不与其他人分享硬件利润。但三星的思路则是和苹果反着来,你封闭,我就做开放。另一个不容忽视的趋势,是跨界的移动装备将逐步取代单一功能性装备。典型的例子是,相机和PC正在变成细分产品。但跨界产品成为主流后,要做出差异化会更难,这将是一场软件体验和工业设计的终极较量。

南都周刊:难怪前段时间有人说现在硬件又变酷了。但市场上除三星和苹果,还有其他空间吗?

李明远:有。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变革,和云端服务和移动装备的结合,让体验和装备的性能关系渐远,但差异化仍能带来机会。移动设备有先天的复杂性,硬件制造商必须学会做软件的管理,但不可能要求开发者细化到所有细节。百度移动云的思路,是在软件上提供细节的优化,为这类差异提供支持。

南都周刊:但我们注意到百度的收购仿佛其实不直接作用于这个目的。

李明远:收购没法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在一年前就完成了布局,今年年初就开始实行了,进展很快。比如语音辨认,在今年一月自主研发了具有自有知识产权的辨认引擎,识别率很高,已加入百度的产品里,接下来会提供给开发者。

二次创业

南都周刊:这样的思路是一开始就决定的吗?

李明远:我们最早其实也是做产品的思路,做最好的产品,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这个想法大概从今年3月份开始明确转变,应当把我们做产品、做开发的、做数据分析的能力提供出来,让更多的人在这个舞台上创造更大的价值,要做开放的平台。我们帮开发者解决开发平台支持问题,他们可以放心肠去研究用户需求,去做差异化。机会一定是在开放中产生的,我相信开放一定会克服封闭。

南都周刊:但此前在公众眼中百度已是一个平台了。

李明远:百度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是缩短用户到达搜索框的路径,第二个是提升用户到达搜索框后的体验,第三个是我们正在经历的。互联网未来不是一个行业,而是服务能力,每一个行业都用到互联网,以后每一个公司都会互联网化,百度要肩负起更多。我觉得这是一个演变,说现在是百度的二次创业,也不为过。

南都周刊:那末接下来哪件事更重要?是云计算还是移动互联网?

李明远:其实是一件事。用简单的话来讲,在移动时期仍然成为人们获得信息,找到所求的方式。之前我们做的是信息平台,今天要提供完全的生态系统服务平台。类似去哪儿,爱奇艺,原来只提供信息服务,而现在愈来愈重视搭建生态系统。之前推荐一些站点就行了,现在极可能是一个运用,乃至是陀螺仪,未来还会有红外线、虹膜辨认、NFC近场通讯,这一切会让搜索变得更奇异。

南都周刊:但百度并不是布局最激进的,我知道有圈地圈得更大块的公司。在更广的层面,谷歌乃至最后提升到要去做清洁能源。百度如何分配时间?

李明远:守旧估计安卓手机明年估计会有3.5亿新增用户,这样的话中国安卓手机用户会接近6个亿,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和机会。但做平台不会像做产品那末快,真正做一个平台,是要耐得住孤单的。另外,这不是主观意志决定的,我们要根据市场需求量来判断,不能一下投资太大,由于装备折旧很快。正如我前面说的,移动互联网终究拼的是服务和产品。如果服务和产品不好,用户是没有粘性的,即便你圈住了地也没用。

南都周刊:但移动互联网比我们原来熟习的互联网节奏更快,很多大公司都倒在了布局阶段。

李明远:现在下结论依然言之过早,做用户需要的东西什么时候都不晚。但是做得越晚,时间的代价就越大。有的人比你早一点,先积累的经验既可能被你所用,也有可能成为壁垒。而一旦决定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就要去拼。都说创业苦,到美国一看,硅谷根本没有紧张到我们这个程度。但是你要看到中国现在面临着移动互联网的绝佳机会,有点像全民高考,不拼一下怎样甘心?

南都周刊:有外媒认为中国肯定会出现苹果和三星以外的第三种模式。在你看来这个模式已清晰了吗?

李明远:我觉得还没有。中国经历了思想上的解放,接下来可能是真正的所谓资源上的解放。为何都是美国先做一个东西然后国内copy?资源的配置是市场来决定的,需要公平的评价机制和决策机制,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

南都周刊:好些公司内部已构成自己左右互搏的状态了,百度呢?

李明远:我觉得也会有。之前的百度是举全公司之力去做好一两件产品,现在举全公司之力去完成一个使命为用户提供最便捷最准确的信息。百度今天的氛围很好,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未必知道他人在干什么。对资源的解放,对人的解放,公平评价机制的建立,我认为这是每一个大公司都走过的路,比如通用。

南都周刊:你有和Robin(李彦宏)去探讨这一个层面的问题吗?

李明远:有,公司管理层面都会探讨。我没有跟他具体交流过哪一家企业,但对我们应当怎样做事情,他在公司内部的论述很明确。

南都周刊:那些得了大企业病的公司也都会这么想,但他们想的和做的可能是两回事。

李明远:我们确切在做。比如授权,充分的授权。百度现在能做到责任和权利高度同步匹配。这两年我们提倡从全公司的共同目标做事,比如更多围绕目标设立的事业部,业务更加垂直化。百度一直寻求群狼精神、团队合作,假以时日,我相信大家能看到更多。

淄博恒基化工有限公司

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柳州中心支公司

中国石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广西石油分公司